兰州2名大学生南京实习期间死亡

现代快报讯(记者 孙玉春) 一晃从南京回兰州都 5 天了,距离孩子离世已经 10 多天,对家长薛守国、陈启雄来说,悲伤和困惑依然萦绕在心中。两个孩子都是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三学生,被学校安排到南京中电熊猫旗下某公司上班,但是在 10 月 5 日,他们离开厂区,6 日出现在仙林一家宾馆,10 日家长才得知两个孩子在宾馆自杀了。为何他们会寻短见?当时两人如何出厂的?学生在外地实习期间,谁来负责学生的管理?这一系列问题,目前家长们几乎都没有得到回答。

接到劳务公司人员电话,得知孩子出事了

薛守国是甘肃省白银市靖远县兴隆乡川口村人,其女儿薛某 2000 年出生,今年正好 20 岁。

△薛某的生活照

” 眼看就要毕业了,这么小年纪怎么想到自杀呢?” 薛守国对于这些天发生的事一直想不通。

10 月 10 日,在家乡的老薛接到一个陌生手机号码的来电,显示归属地是南京。接通后对方告诉他,自己是江苏南京景煌劳务公司的,” 孩子出事了,已经在宾馆里死亡。” 该公司工作人员还要走了学校班主任的联系方式。

薛守国连忙拨打女儿电话,打不通。他有点慌,跟学校那边确认,” 学校方面支支吾吾,只是说孩子好像失踪了。”

随后,薛守国等连夜赶到南京,最终从南京栖霞警方摄山派出所处证实,孩子确实已经死亡。同时死亡的还有一个男孩陈某,今年 23 岁,是薛某的同班同学。

△陈某的生活照

据了解,今年 7 月份,薛某、陈某等一批即将升入大三的学生,被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安排到南京中电熊猫旗下某公司上班,家长们被告知是顶岗实习,这是对毕业季高职学生的常规安排。

焦点 1:两名学生为何自杀?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南京警方已经给家属出具了法医报告,结合调查,警方认定不构成案件,两人应为自杀。

据家长介绍,他们事后到派出所以及事发现场都看了,大致经过是:10 月 5 日,陈某和薛某两人离开了工厂,6 日,两人在网上预约了仙林一家酒店。视频显示,6 日晚两人入住,在当晚 11 点多,还结伴出来在附近玩了十几分钟。之后再没见两人出来。

家属对其他具体情况也不太清楚。但他们 10 日得知两个孩子在宾馆里出事,是在房间烧了木炭。

20 岁的女儿,是薛守国的宝贝疙瘩。同样,23 岁的儿子,也是陈启雄的希望。” 他一直很乖,很听话。” 陈启雄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自杀。

薛守国说,以前他不知道女儿谈恋爱,不过从这次出事看,可能两人是谈恋爱的。但是为何自杀?女儿从未透露过什么不好的想法。

只有一点比较反常,后来他发现,女儿曾经在今年 7 月 11 日,收到过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函,上面称女儿在京东金融上借钱经多次催收未清偿,特发函催告,并提示下一步将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但是女儿究竟借了多少钱,做什么用,后来有没有还上,这些女儿没有跟他说过。

△薛某曾收到的律师函

现代快报记者也试图联系律师函上的电话,但无人接听。

另外据称,在男孩陈某的衣服里面有个皮夹,里面有纸条写了一段文字,有两句是 ” 生活得很累 ” 以及 ” 看不到以后生活的希望 “。

但是上面也没署名,落款也没有日期。

焦点 2:学校是直接和企业对接还是通过中介派遣了学生?

出事之后,10 月 12 日,校方代表和家属在南京见了面。据薛守国等称,校方说是把学生委托给了厂方管理,厂方负责给学生发放工资,因此此事应是由厂方负责。

在家属的一再要求下,校方的黄老师跟家长又见了一次,但是仍然要求家长找厂里解决此事。眼看在南京食宿都得不到保障,两边家属在 10 月 15 日返回了兰州。” 我们在南京期间,没有得到校方和厂方的任何帮助。” 家长说。

薛守国满腹的疑惑,明明第一个通知他的就是劳务公司的人。而且据陈启雄称,9 月份时,儿子跟他说过,本来讲好第一个月工资 5000 多元,第二个月六七千,但实际他们学生到南京后,工资只有 3000 元左右,” 当时儿子说想回来,后来又说再干一段时间看看。”

△陈某与母亲的聊天截图

” 老师说是跟工厂里面签的协议,学生都签的。但是怎么出来个劳务公司?里面存在问题多得很!学校的人到工厂谈这事,门都没进去。让给轰出来了。” 薛守国说。

20 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联系了南京景煌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这件事正在处理中。

她明确表示,把这批学生输送到中电熊猫,是校方跟中介公司的合作。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找了兰州本地一家中介,这个中介找了南京景煌。

这名工作人员还表示,” 不存在顶岗实习,他们来就是上班的。” 记者问有没有劳动合同,她说,一直在催,学生们也说让学校寄就业协议,可是直到出事,三个月过去了,也没有寄就业协议过来。所以目前学生们一直没有正式的劳动合同。

校方企业均未正面回应家属希望此事尽快妥善解决

出事的学生是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信息控制学院计算机网络软件工程专业的。现代快报记者试图联系出事学生的班主任,但是电话无人接听。

记者也拨打了南京中电熊猫某公司的电话,公司电力部门一位工作人员不愿意提供办公室的电话,随即挂断。

关于这批学生的身份,家长坚持认为就应该是顶岗实习,学校应该派遣实习老师跟随,进行教育管理,可是目前他们怀疑根本没有实习老师跟到南京。这批学生经过中介就成为了派遣劳务?对此,家长们希望,校方给出一个完整的解释。据家属称,事后校方表示拿个三万块左右安抚一下,但是他们对此不能接受。

保洁外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