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雷军衬衣湿透的投资人究竟是谁

8月11日,#雷军曝曾被投资人训了一个小时#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这要说到雷军在8月10晚小米(01810.HK)十一周年年度演讲中的发言,雷军称,自己曾因小米股价跌跌不休,被投资人当面数落到“衬衣都湿了”。

后有网络传言称,数落雷军的投资人,正是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的妻子张瑛。不过,雷军随后亲自辟谣,在朋友圈回复称与张瑛无关。

但外界还是忍不住好奇,能数落雷军一小时、并让他“衬衣湿了”的投资人,究竟是谁?

被投资人数落

雷军自述“衬衣都湿了”

“过去这些年,为了追寻梦想,我们克服了哪些困难,做了哪些艰难选择。”

8月10日晚,在小米十一周年之际,雷军年度演讲—“我的梦想,我的选择”如约而至。在三个小时的演讲中,雷军讲述了创办小米11年来,最艰难的10个选择。

讲到第一个艰难选择“小米上市”时,雷军从股市破发讲到回购股票,透露了很多小米上市背后的故事。

雷军谈到,2018年初决定小米上市,投行把小米IPO发行价定在17至22港元。当时小米选择了最低价,定在了17港元。但上市首日开盘即破发。雷军回忆到,仪式结束后,还有很多媒体堵在门口,由于不愿意面对尴尬时刻,他们几个躲进了港交所的一个杂物间,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雷军在演讲中称:

正当我们踌躇满志的时候,小米股票开始跌跌不休。就这样,跌了一年多,到了2019年9月,一路跌到8.28港币。所有人的信心都几乎崩盘了,甚至还有人认为会跌到4块港币。

那段时间,我的情绪非常低落,特别不愿意见投资者。有位投资者,指名一定要见我。刚见面,他就毫不客气地说,‘你们小米让我亏了这么多钱,真的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干的?’接着,从战略到产品再到管理,把我们当小学生,数落了一个多小时。我衬衣都湿了。

会后,我一个人在会议室呆了很久。那一刻,我非常绝望。

随后“雷军曝曾被投资人训了一个小时”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

背后大佬是马云妻子张瑛?

雷军回应:“跟她没关系”

雷军自曝被投资人数落,这一话题在社交平台上引发热议,网友一边感叹:“大佬背后的努力和辛酸”,一边忍不住好奇:训斥雷军一小时的投资人是谁?

后有网络传言称,数落雷军的投资人,正是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的妻子张瑛。张瑛的公开资料并不多,红星资本局查询后,只发现她是阿里巴巴最早创始团队的成员之一,之后便退居幕后。

8月11日上午10点,雷军在其朋友圈中回应:“我跟张瑛是朋友,昨晚演讲中的投资话题跟她没关系。网上传闻都是谣言。”

另据中新经纬报道,有小米内部人士回应称,雷军在演讲里回忆被投资人数落一事,并没有指责谁,也没有特别指向谁,这是一个群像,不特指任何人和机构,雷总仅仅是拿这个事来鞭策自己。

“没想到有人对号入座,毕竟当时股价低,大家都在承受压力,都可以理解的”。小米内部人士说到。

谁投资了小米?

11个联合创始人,60名外部投资人

在小米上市首日的答谢会上,雷军曾向投资者保证:“今天破发,我对不住大家了。我们会努力工作,一定要让IPO投资者至少赚一倍!”

回顾小米的股价,上市之初破发,随后一路走低,直到2020年7月10日,上市两周年的第二天,小米股价才终于涨回到IPO发行价17元港币。当时,对于小米股价,有位网友的评论一针见血:“这真是属于年轻人第一支被套牢的股票”!

直到2021年1月4日,小米收盘价为34港元,雷军终于兑现了让“IPO投资者至少赚一倍”的承诺。

小米都有哪些IPO投资者呢?

红星资本局从小米招股书中发现,小米IPO全球发售21.80亿股(包括14.34亿股新B类股及7.45亿销售股)。股权结构中,小米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持股31.4124%,为第一大股东。晨兴资本持股17.1931%,为第二大股东,联合创始人、总裁林斌持股13.33%,为第三大股东。

根据证监会的CDR(中国存托凭证)招股书,小米集团共有71个名义股东,其中11个代表联合创始人,也就是说小米共有60个外部投资人。

抛去小米集团的员工持股计划的名义股东,还包括私募股权基金和个人投资者。基金中有:晨兴资本、DST基金、启明创投、顺为资本、IDG资本、全明星投资基金、GIC、宝成实益基金以及Patrick Raymon MC Goldrick等。

除此之外,小米还有七位基石投资者,包括中投中财(CICFH)、美国高通、中国移动、CDB PE(国开基金)、保利集团、招商局、顺丰速运。

也就是说,这些投资人都在小米上市之前进行了投资。

数落雷军的投资人到底是谁?

到底什么样的投资者,能点名见到雷军,并且一见面就“指责”小米让自己亏钱,还能从战略到产品再到管理,把互联网从业经验长达30年的雷军数落一番?

根据雷军的演讲可知,他被数落之后,“一个人在会议室呆了很久”。也是在这一段时间,他鼓起勇气说服董事会进行股票回购。

也就是说,雷军“被投资者骂到衬衫湿透”的时间,是从2018年7月上市到小米回购股份前。红星资本局查询发现,小米第一次回购是在2019年1月17日,小米集团公告称,将按市场上每股B股股份9.7625港元的价格回购6,140,000股B类股份。

2018年7月到2019年1月,这期间的小米的投资人有哪些?

根据数据,截至2018年12月31日,小米的前十大股东为:由雷军家族控制的Smart Mobile Holdings Limited与Smart Player Limited;林斌、晨兴中国TMT基金一、二期以及俄罗斯富豪旗下Apoletto系列基金。

林斌作为小米的联合创始人,数落雷军的可能性自然也就不大。

另外一个投资人晨兴资本,与小米、雷军渊源颇深。晨兴资本合伙人刘芹和雷军都是湖北人,在小米创办前彼此已认识7年,并在投资领域有众多的合作。刘芹曾在专访中提到:“我知道雷军一直在寻找一个足够大的机会。那一天,跟我通了一个12小时的电话。”。

2018年中国投资人未来峰会上,刘芹也讲到,第一笔投给小米500万美元,小米上市后,赚了886倍的钱。就在小米上市的发售中,晨兴资本卖出了627,257,000股股份,占比29%,套现超过100亿港元。

因此,在社交平台上,有网友评论到:“与雷军交情深厚的刘芹数落雷军的可能性也不大。”

至于其他投资人,并没有公布持股明细,具体是谁数落了雷军一个多小时,或许只有当事双方才清楚。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月小米部分禁售股迎来解禁,俄罗斯富豪旗下基金Yuri Milner旗下Apoletto Managers 在解禁后,首日就减持了小米集团约5.94亿股股份,占小米集团B股的4.26%,该基金持股比例进而由9.25%降至4.99%。

雷军多次讲述“衣服汗湿”经历

在红星资本局回顾雷军的演讲时,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细节。

2018年11月,雷军回到母校武汉大学,并在第五届校友珞珈论坛上发表演讲。当谈到第一次融资的经历时,雷军说到:“那些问题问得我衣服都汗湿了,我最后说你们的问题问得鬼知道!他们就是问你从来没有做过硬件,怎么证明你可以把硬件做好,这个问题我当时真的回答不了。”

更早一些,在2013年5月8日,第五届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上,雷军作为天使投资人参加了圆桌讨论时也提到:“我曾经举过一个例子,有个朋友买到小米手机出了点问题,两个小时没有修好,我的衣服都汗湿了。如果有朋友用了你的产品,有问题的时候,你有多大的压力。”

“衣服都汗湿了”或许只是雷军常用的形容词。

(文章来源:红星资本局)

标签:
保洁外包